?

: 借光熟人社交的“老友記”式綜藝,給行業什么啟示?

標簽: 綜藝節目藝人 來源:清娛作者:米洛2019-05-24
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,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
[摘要]

金满贯彩票注册 www.tqvcu.icu 熟人邏輯是綜藝領域的通用方法論

初看《我們是真正的朋友》,給人的觀感如同vlog般的流水賬游記,再耐著性子看到第二期,竟是是被“原生友情”感動的大型“真香現場”。實質上第二期節目也沒有特別的故事線,唯一讓人記住的主題“看帥哥”,但因從少女時期便結下的友誼的大S、小S、阿雅、范曉萱,四姐妹在鏡頭面前的自然感讓人“極度舒適”。截至稿前,節目豆瓣評分8.9分。

從《向往的生活》里每期一遇的“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”,到《我們是真正的朋友》里相識20多年四姐妹的集體出游,“老友記”式綜藝在當下愈發受到觀眾親睞。在筆者看來,老友記式綜藝是以節目為載體,娛樂圈熟人社交的現實衍生,即熟人社交綜藝化的體現,但如何做到真實自然地打動觀眾卻并非易事。

為什么觀眾會喜歡看

“老友記”式綜藝?

一方面,或與當下娛樂圈塑料兄弟、姐妹情過多有關。當下,炒CP是短期獲得曝光度的最佳方法,但達到預期之后,“分道揚鑣”的大有人在,這樣案例頻繁出現讓人不由得開始對娛樂圈的友情產生信任?;?。

但在《我們是真正的朋友》當中,四姐妹吵架時,網友不會批塑料情,反倒是邊看邊樂呵評論,“當你覺得她們吵架是劇本的時候,請你相信,那就是劇本哈!”的確,第一期節目里在餐廳的吵架確實是四姐妹愚人節的惡作劇。

“老友記”式綜藝的嘉賓與娛樂圈塑料情不同之處在于,嘉賓們之間的感情經歷過了歲月風雨的“沖刷與摧殘”——《向往的生活》里黃磊、何炅與《我們是真正的朋友》里四姐妹之間的感情都長達數十年。觀眾對于這樣的原生友誼既信任又向往,也讓節目有了堅實的觀眾基礎。

但值得注意的是,情懷殺并非金鑰匙。東方衛視曾經推出過體驗型勵志真人秀《青春同學會》,邀請中央戲劇學院、北京電影學院、上海戲劇學院中的明星畢業生,帶領他們回到充滿青春氣息的校園時光,完成一次高難度的公演挑戰,但并未讓這一波“情懷殺”成功發酵。

在筆者看來,對于“同學”這一概念,觀眾所知道的更多是黃曉明和趙薇,郭京飛、雷佳音等。而《青春同學會》這檔節目中邀請的明星嘉賓知名度不一,往日在公眾視野里也不曾有過多交集,故而在節目中的表現更顯得刻意得如“逢場作戲”一般,進入了節目組營造的情懷殺氛圍里自嗨。

另一方面,嘉賓之間的相熟會給觀眾提前的心理照應。在《向往的生活》二、三季里,彭昱暢和張子楓都有互分碗里的食物,但基于其二人在電影中兄妹CP的印記,反倒是兄妹形象在觀眾心中進一步深化。但在《我家那閨女》當中,首次和吳昕見面的黃研,當吳昕手里拿著東西幫忙系鞋帶以及吃完后擦嘴,引發熱議被指油膩,這是源于二人是“初見”的關系,觀眾在心理層面上難以接受。

對于嘉賓本身而言,與多年好友上綜藝節目,狀態會更自如,話題也會更自然,尤其是對于小S這類需要旁人接梗的藝人來說尤為重要。在《康熙來了》收官之后,小S北上做了《姐姐好餓》《真相吧!花花萬物》《小姐姐的花店》等綜藝節目,但話題度和口碑皆是平平,也一次次證實其為主場的S式綜藝市場空間被擠壓。

相對而言,小S反倒是在阿雅的《奇遇人生》、大S的《幸福三重奏》擔任飛行嘉賓表現更有話題度,出現在好姐妹綜藝里的小S又成為了長不大的死小孩,這源于節目里有懂她的人,能接梗有話題,不再尬聊。對于嘉賓錄制體驗和觀眾觀看體驗而言,“老友記”式綜藝是一大舒適區,給人一種“此心安處是吾鄉”之感。

飛行嘉賓與主人公的貼近性

是故事延展的關鍵

《向往的生活》與《我們是真正的朋友》一大區別在于,前者每期都有飛行嘉賓的加入。對于以《向往的生活》這類“固定MC+飛行嘉賓”的節目模式而言,當期節目呈現的最終效果與飛行嘉賓所貢獻的增量有很大關系。故而無論是《向往的生活》這類生活紀實服務類節目,還是《親愛的客棧》《中餐廳》等經營類節目,這一類慢綜藝所請的飛行嘉賓大都是與主MC有關聯的嘉賓。

《向往的生活》三季以來,所請的嘉賓大都與圈內人緣好的黃磊、何炅相關,以第三季第一期為例,黃舒駿為黃磊好友,而“超女”周筆暢、葉一茜、黃雅莉、紀丹迪則是何炅一路見證成長。但這一季少了愛social的劉憲華,為了避免彭昱暢落單,邀請與其共同出演過電影《快把我哥帶走》的張子楓加入,新加入的張子楓相對悶,而延續“吃貨”人設的彭昱暢在與飛行嘉賓的相處中并不出彩。整體節目調性還是靠黃磊和何炅在支撐。

這樣的制作邏輯在其他節目也得以體現。以劉濤和王珂連續經營兩季的《親愛的客棧》為例,所邀請的飛行嘉賓也大都是和劉濤產生過交集的嘉賓,一方面,是在其他綜藝節目中合作過的藝人,《花兒與少年》李菲兒、鄭佩佩,《跨界歌王》里的胡杏兒等;另一方面是合作過的演員,一起出演過《歡樂頌》的王子文、楊紫、喬欣,共同出演過《瑯琊榜》的陳龍等等,劇集的好搭檔再到綜藝節目當中合體,呈現劇集之外演員相處的真實狀態,滿足劇粉希望演員合體的愿望。

反觀同是民宿經營的《青春旅社》,其常駐嘉賓就有12位,一整季節目當中陸續來了10位飛行嘉賓,在強大的經營陣容之下,外加還有客人,整體人物關系旁騖復雜,顯得走量不走心。盡管有李靜和戴軍這對合作多年的鐵磁存在,但依然無法支撐起全季的人物故事線。某些節目組為了加速嘉賓之間的熟悉度,會在錄制前玩一些團體游戲拉近嘉賓之間的距離,但這一方法僅適用于兒童類綜藝節目,但與成人來說,真正做到走心還是需要時間。

熟人邏輯是綜藝領域的通用方法論

《向往的生活》的節目流程用第三季的主題曲形容最為合適——《平凡的一天》,從晨起到夜幕,沒有環節感,慢節奏敘述鄉村田園生活的美好,而《我們是真正的朋友》則是在無環節的旅行流水賬當中通過后期梳理抽取重點內容呈現,比如第二期節目當中,大小S在家未出行,但就蟑螂這一話題便從家延伸到了酒吧,這也就能夠理解觀眾說他們什么都不干都能看一集。

除了慢綜藝,熟人社交邏輯同樣可運用到訪談節目當中,以《拜托了冰箱》為例,該節目的制作模式為一次請兩位嘉賓,連錄兩期節目,所邀請的嘉賓基本都是私下有交集,比如最新一期周冬雨和papi醬,還因#papi醬指導過周冬雨畢業論文#登上熱搜第一,還有一見面就要比發際線的彭昱暢和沈月,同是東北人的宋小寶和魏大勛,私交不錯的酒友張歆藝、李誕等等。

如若當期嘉賓是私下并不相識,在開冰箱訪談環節的綜藝效果會弱一些,以第五季李宇春和關曉彤出席的一二期為例,二人之間私下交集過少,基本上靠何炅走流程,整體內容相對平淡,而李誕、張歆藝期,二人關系熟絡,李誕嘴碎會來事,現場認張歆藝當干媽,反倒增加了更多的笑點。在筆者看來,嘉賓的合理搭配與運用也是《拜托了冰箱》在美食綜藝千帆過盡之后還能堅持到第五季的一大原因。

尋找嘉賓的共性與交集對于競技性綜藝同樣適用,《高能少年團》里邀請“國民兒女”張一山和楊紫,新一季MC大換血的《奔跑吧》重構人物關系,首期節目在王彥霖和鄭愷二人關系上做文章,先是從其二人是校友的關系層面出發,到后續節目當中,成為垃圾大小王,人物綁定式的進程,為新一期節目增加了亮點。

隨著垂直領域綜藝的細分,小眾圈層類的嘉賓扎堆,也為節目開辟了新的視角。譬如近期的《這就是街舞2》當中,很多舞者是相互熟知的,在入場環節會隨采環節為大神打call,在隊長選人過程中,也會在下面發表個人意見,多維度、多視角評價舞者表現。

當下,明星版的生人社交綜藝難以激水花,嘉賓從陌生的尷尬感到漸進的熟悉感的套路了然于心,已然厭倦了嘉賓從“我是誰、多少歲、來自哪”等重復式介紹,任何為節目效果的尬演和尬聊都會被冠以“劇本”。對于“老友記”式綜藝而言,弱環節感、真實自然不造作是核心看點,熟人社交邏輯是其通用方法論。


編輯:mary

猜你喜歡

?
官方微信
金满贯彩票注册
藝恩數據App

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

免費下載
k10免费计划软件app 红树林时时彩平台 分分快3大小稳赚技巧 psv2000必玩游戏排行 骰宝的玩法 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 彩神计划幸运飞艇软件安卓版 金福票极速时时 大赢家体育比分登录 七星彩全部历史开奖号 关于竞技网游的电视剧 飞艇计划一期六码 秒速时时开奖现场报码 竞彩足球比分即时比分 pk10和值技巧稳赚 开心彩票注册送50元